BG Flash
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日记  »  文字涂鸦
  

逆水逐舟行,我的2014

Leaf Lau 发表于 2014-12-31 11:47 PM|天气:|心情:|分类:文字涂鸦

对我来说,2014年仍然是与时间赛跑的一年——工作依旧忙碌,新房尚未入住,嘉嘉和Joyce都得照顾好,还要挤出业余时间学习——在这种节奏下,睡前的俯卧撑没能坚持下去,体重也回退到大学时代的120斤水平。大概以前熟识的人见到都会说,哎哟,你瘦了。盘点下来,仿佛失去的不仅仅是时间和赘肉,好事成双的梦想也未能实现。

置身逆流,无疑是出自对体制的先天反感。回想起来近年工作中不断加深的抵制情绪,原因大概有三:第一是不重信用。比如在与中山大学X教授的业务往来中,一面是屡屡爽约的上级,一面是被玩得团团转的教授,中间夹着面对质问无言以对的我。官僚们总是眼睛向上,不解信用为何物。第二是人格扭曲。国人奴化思想在这里体现得淋漓尽致,师爷们凡事以上为先、以大为尊,面对妻子回老家生产的同事,反应的第一句话便是“正好有时间加班哦”,又是出于一种怎样的心态和立场?最后是于社会无用。儿时的梦想是科学家,中学时代常常写些讥讽官话的短文,更兼大学受到中山先生“要立志做大事,不要做大官”的教诲,而如今却与初心相背离,加班加点头昏眼花后的一纸文稿,只是成为台上照本宣科台下充耳不闻的废品。有这个时间精力,不如多做一点改变世界服务社会的实事。

回乡偶记之一:相隔九年的北上列车

Leaf Lau 发表于 2014-09-12 11:23 PM|天气:|心情:|分类:文字涂鸦

昨夜。广州东站,北上列车。距离上一次回乡,已相隔九年。

九年,是我参加工作后至今的时间,也是我再没有搭乘过普通火车的时间。回想当年,或与父母在硬座车厢里挤坐,或独自在没有空调的蒸笼里望着窗外发呆,我的列车旅行经验,其实也不少哩。就在几天前,我还对兴奋地准备第一次搭乘火车的胖妹妹说,坐火车很好玩哦,能顺着梯子爬上爬下,还能在短暂的停站时间跑到站台去买鸡腿。然而直到踏进车厢,我这才发现,空间怎么这么狭窄?洗手间气味怎么这么难闻?再看看空空如也的站台,在这儿摆卖的小贩早已随着时间的推移烟消云散。前一秒钟我还批评长久未出远门的嘉嘉娇生惯养适应力差,后一秒钟我才发现睡觉的枕头被子,全都有股难闻的潮湿味儿。睡惯了大床的胖妹妹嗷嗷直叫,连独享一张下铺都觉得不够。

风尘仆仆,我的2013

Leaf Lau 发表于 2013-12-31 11:46 PM|天气:|心情:|分类:文字涂鸦

对我来说,今年无异于一场行色匆匆的旅途。

而立之年的担子进一步体现:买房、装修、工作、生活,还有关于未来的谋划,不记得多少次在公交车上睡着,也不记得多少次拍下加班后的时钟。上半年,在大部分压抑而愤懑的时间里,我明白了幸福需要自己去努力,不公需要自己去打破,心情也需要自己去学会调整,对抗压力乃是生活的一部分;下半年,繁琐而无聊的工作重度来袭,我在越来越感到厌倦的同时也清楚,这是决定一切上层建筑的基础,不过在寻找下一份工作的时候,一定会着重考虑自己的兴趣——我想绝大部分的中国人都不喜欢自己的工作,自己不过是其中亿万分之一的体现。然而一切的担子几乎都只能自己承担,无法倚仗他人。所谓生活的主心骨、顶梁柱,心无旁骛,责无旁贷。

小情人与733天

Leaf Lau 发表于 2013-10-05 11:13 PM|天气:|心情:|分类:文字涂鸦

Moonyhouse Blog

转眼间,我的小情人满两周岁了。两年前的我肯定不曾想到,如今这个小家伙的一呼一吸、一笑一颦,居然成为了最让人牵挂的东西。她的每个动作都满是可爱,每个眼神都满是纯真,每句话语都满是童趣。脸蛋白而胖,头发黑而软,鼻子小而巧,秉承了出生以来的特点,却又充满女儿长大后十八般的变化。像极了童年的嘉嘉。从少年时代的女性偶像,到年轻热恋时的女友,再到成为老男人后也不怕脸红承认的最爱的女儿。这是面对异性时微妙的心理变化,这个过程让人乐在其中。

« 上一页|1234567 ...10|下一页 »
« 返回上页|共有日记 37 篇